奇案兔 灵异|鬼故事|神秘事件

鬼事连篇之婴泣

鬼话连篇奇案兔2020-06-15 15:16 A+A-

  师傅,慢点,别磕着我这张床花了一万多呢正在搬家的万良叮嘱着搬家具的师傅。

  万良是一名作家,以前的他一直籍籍无名,住在只有十几平米的出租屋里,历经五年,终于凭借一部长篇恐怖小说《凶宅》一举成名。随之而来的便是白花花的银子,有了钱万良马上想到的就是买房子,这不他现在正在筹备新家具往买的新房里搬。

  然而万良买的也不是彻彻底底的新房,是那种装修过但没住几天的房子,万良乐得如此,这正好省去了装修的麻烦。

  爬了八层楼终于到了,万良有些气喘,反倒那些搬家师傅脸不红气不喘的,他暗叹道:还是这些搬运工身体素质好,明早开始,我也需要开始锻炼身体了。家具归置好了以后,天已经快要黑了,慢走啊师傅!辛苦了万良出门礼貌性的往外送那些搬运工。

  刚要返回房内的时候,对面邻居的门突然开了,从里面出来了一个面容憔悴的中年妇人,披散着头发,极像是得了病一般。

  你好,我是刚搬来的,认识一下我叫万良万良礼貌性的向她打着招呼。

  那妇人却是答非所问的道:快走,不要待在这,这房子不干净很是着急的样子。

  本来面带笑容的万良,脸色突然一僵,心想这人什么毛病!正想着,突然间那妇人猛的冲过来凑到他的身前面目狰狞的大喊道:快离开这,这房子不干净万良心中一惊,猛的倒退进入房间,迅速的关上了门。

  这什么人啊,刚搬来对门竟然是个神经病万良有些后怕,幸好她没动手,至于她刚才说的那些奇怪的话,万良根本没听进去。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已是夜晚时分,又到了写作的时候了。万良总觉的越是夜晚清静的时候,越容易激发灵感,所以他总是在这个时候写作。

  为了方便休息,他的电脑就在卧室之内,万良坐在电脑前,脑中构思着纹理,迅速的敲击着键盘,整个卧房内充斥着敲击键盘的声音。

  就在万良码字码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间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传来,哇啊哇啊。这声音顿时打乱了万良的思绪,实在无法继续写下去了,无奈之下,他只好停了下来。

  谁家的婴儿啊!大半夜的哭闹万良自言自语,他只能等这声音停下来。

  过去了约有二十分钟了,啼哭还在继续,万良皱了皱眉,怎么还没完啦!他的父母就不管吗?突然,啼哭声戛然而止,万良这才安心的坐在电脑前继续码字。可刚写了几个字,突然间哇啊哇啊那啼哭声再度传来,万良顿时有些气恼。

  他顿时想要找那家人去理论,于是他循着声音听去,仔细的聆听,却发现声音好像来自自己的卧室里。可是,那声音为何听着像从远处传来的一样,万良寻着声音走去,却发现那声音来自衣橱。

  万良没来由的心中一紧,他突然觉得事情有些诡异。呜哇呜哇婴儿的哭声突然变了,声音有些怪异,越来越尖锐,而且听上去有些凄惨。万良只觉脑中嗡的一下,他顿时僵立在原地,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冷汗从他的额头沁出,他不敢再向前走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婴儿的啼哭声渐渐的弱了下来,直到没了声音,万良这才敢挪动身体。然而,这个时候异变突起,眼前的衣橱的门竟自行打开,从里面露出了一个血淋淋的如血葫芦般的婴儿,他猛然睁开了泛着血丝的眼睛,哇啊呜哇那婴儿突然张嘴又发出难听刺耳的尖叫,嘴中还溢出粘稠的血液,他猛的扑向万良。

  清晨一缕阳光折射在房内,趴在电脑桌前睡着的万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万良坐了起来,刚想站起来一下竟没站稳,险些跌倒,这才发现长时间趴在桌前,脚底都已经发麻了。

  睡眼惺忪的万良揉了揉眼睛,突然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难道是在做梦,感觉很真实。转头看了下衣橱依然紧闭完好如初,万良迟疑了一下,走过去打开了衣橱,然而衣橱内除了他仅有的几件衣服,并没有其它东西。也不知怎的,万良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明明是做了个梦,我怎么会那么紧张。

  许是我长期写恐怖小说心中有些压抑,所以才会做了如此的噩梦万良心中自我安慰的想着。

  咕噜噜,肚子响起了声音,有些饿了,出去买些东西,说着万良走出了房间,刚走出房间万良迎头撞见了那中年妇人,万良本能的想要躲开她。但那妇人却堵住了楼梯口开口便说:你是不是遇见那东西了,快点离开这里吧!万良脸色有些不好: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说着就要绕开她下楼去。

  可那妇人却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口中还是不停地说着:快离开这里离开这里

  滚开,我要下楼万良有些恼火,那妇人许是真的被吓到了,顿时不再言语,忙闪到一边,万良厌恶的看了她一眼,往楼梯下走去。

  万良刚下几阶楼梯,那妇人的声音又响起,嘴中还是不停地絮叨着:快点离开吧,快点离开吧。万良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再理会,他觉的犯不着总跟一神经病过不去。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已是深夜,这晚与以往的夜色有些不太一样,以往还能听到些许狗吠声,而今晚格外寂静,静的有些诡秘。

  万良依旧在电脑前书写着他的作品,但是也不知怎的今晚他屡次出现停顿,不像以往一旦理清了思路就可以很通畅的写下来,万良自己都觉的有些奇怪。

  就在万良还在构思下文时,哇啊哇啊婴儿的啼哭声突然间响起,顿时打断了他的思路。

  难道我又是在做梦万良顺势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嘶很疼,不是在做梦。陡然间婴儿的啼哭声猛的变的尖锐高亢,哇啊呜哇卧房内的灯光随着声音也变得忽明忽暗,万良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额头涔出些许冷汗,这到底是婴儿的啼哭声吗?

  哇啊呜哇婴儿的啼哭声不只是变大,简直是有些凄惨,渗的万良头皮发麻,额头间涔出的汗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自己却浑然不觉。

  他真真切切的听到那声音正是从衣橱内发出,虽说他写过恐怖小说但真正亲历这恐怖的场景却是头一遭,万良僵立在座位上不敢挪动身体更不敢回头,他怕一转过身去,昨晚梦中的场景会真实再现。

  可是事与愿违,有些事你不想做却由不得你。陡然间,万良惊恐的看到电脑的屏幕上自上而下流下了红色的血水,一直流到桌面上。万良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他有些颤抖的伸出了手去触碰那血水,手上顿时被血水染红。

  啊!这一切是真的,万良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现在唯一的念头是要逃离这个地方。猛一转身,万良惊恐的发现衣橱内也溢出了鲜血,流淌到了地上,一直流淌到了他的脚边。

  然而接下来,更加让万良惊骇的事情发生了。衣橱自行打开了,从里面爬出来一个婴儿,确切的说是一血色的婴儿,昨晚的梦竟是真的。那血婴尖锐的哭喊着,嘴边流着血色的口水。最可怕的是,他竟然睁开了眼睛,那两只眼睛是血红的,里面充斥着仇恨的目光,一个婴儿又哪来的仇恨。

  然而万良根本顾不得惊惧,因为那血婴正急速的向他爬来,他惊慌失措的往卧室外跑去,那血婴紧追不舍,所过之处尽是满地的血水。

  哇啊呜哇哭声越来越高亢,越发的尖锐,震的万良的耳朵嗡嗡作响,万良双手捂着耳朵跌跌撞撞地朝着门的方向跑去。终于万良跑到了门前,门却怎么也开不开,急的他满头大汗,原来他把门用内扣扣住了,转头看去那血婴近在咫尺马上到他身前,他的手急速的打开内扣,打开门迅速的跑了出去猛地一甩手嘭的一声门被死死的关上了。

  靠在门边万良呼吸有些急促,顺着门眼向里看去,他却看到一只血红的眼睛。顿时吓得他双腿一软,顺着门面瘫坐在地,他再也起不来了。

  这一晚他是在门外过的,他不敢睡觉,他想到提醒他的邻居,就是那妇人。他想去询问一下,可他不好意思再去,先前他对人家那样粗鲁,他不知怎么去开口,为此他想了一夜的说辞。

  清晨,对门那妇人打开了门,万良紧张的站了起来目光有些躲闪,他不敢去直视那妇人,那妇人却走到他身前直接开口说:你碰见那东西了。

  万良明显一愣,但马上就释然了,本来便是她提醒的我,她知道也是理所当然的。顿了一顿,万良有些歉意的说道:先前是我太鲁莽了,真的对不起了。

  那妇人满不在乎的说道:没事,我一直都被人误解为神经病的,这很正常。

  万良没想到这妇人很大度,一点也没有为难他,我想请教您个问题,不知您万良略作考虑还是决定问一下。

  那妇人插话道:你是说那不干净的东西吧!进来我细细跟你讲来吧!说着往自己的房内走去。

  

  万良这才从这妇人口中得知,原来在这之前曾经有一单身女人住在这里,那女人很不正经,经常带些不三不四的男人来,长此以往这女人竟然怀孕了,亲身父亲却不知道是谁。但她那段时间傍上了个大款,于是她就想生下孩子多讹些钱。孩子生下来了,可是那大款知道她的品行,根本不认账,她想闹却白白挨了对方老婆的一顿揍。

  无奈之下,她只能自己养孩子,可是她又哪是养孩子的料,她为了挣钱经常出去找男人,经常夜不归宿,孩子被反琐在家,经常嚎啕大哭。后来那女人直接消失了,婴儿却被关在里面,小小的婴儿连饿带哭,没多长时间便死了。

  后来那女人也没再出现,婴儿被发现时只剩下皮包骨头。过了一段时间,开发商不知通过什么途径收回了房子的所有权,又进行再次的卖房。可每个买了这房子的都住了没几天便马上搬了出了,原因便是经常听到婴儿尖锐的啼哭声,但为了处理掉房子没人去说这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

  直到现在万良又买下了这房子,难怪当初买房时那房主对我还得价格讨价还价,答应的如此干脆,必须马上搬离万良心想着。

  直到最后走的时候,万良迟疑了下,还是拨通了中介喂!我要出售楼房。

(文章编辑:奇案兔)若好看,记得分享更多人哦~

© Copyright © 2019-2020 qianto100.com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