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兔 灵异|鬼故事|神秘事件

青州异事

民间奇谈奇案兔2021-10-14 07:14 A+A-

黑水义士高飞被押往青州大牢,10日后将开刀问斩,这消息一下子在青州府下辖的黑水县炸开了锅。

  原来青州连年干旱,黑水县旱情尤为严重。这年春天,全县20多万人,竟有几万人被活活饿死,可是当地首富王强却与黑水知县勾结起来,囤积居奇。当地灾民忍无可忍,冲进王强的宅院哄抢粮食。王强立即报官,知县火速派人前来镇压,当场捉住了四五十个抢粮的灾民。可是法不责众,不能将这些人全都押进大牢,于是知县就打算找出抢粮的“罪魁祸首”,然后法办。可是无论怎样审问,知县也找不出领头闹事之人,最后竟对这四五十人严刑拷打,许多人被打断了腿,有些人甚至被打昏了过去。

  这时候,黑水义士高飞挺身而出,说:“一人做事一人当,这抢粮之事是我带的头儿。”

  由于黑水县没有处决囚犯的职权,高飞便被押往青州府,只等10日后处决。

  10日后,黑水县的灾民成群结队赶往青州法场,为高飞送行。日出时分,刑车开到了青州城南的法场。这次处决的死囚共有10人,为了防止囚犯喊冤,每名囚犯的嘴里都被塞了棉布,头上也全被蒙了头罩。

  10名囚犯很快就被处决,随后家属上来收尸。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老百姓怎么也找不到高飞的尸首。

  青州知府赵义被这突发之事弄糊涂了,正在赵义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差役来报,说黑水县首富王强有急事求见。赵义赶紧把王强引入密室,没想到王强一进屋,就破口大骂:“你收了我银子,竟然还把我儿子处决了!今天你不给我讲清楚,老夫就和你拼命!”

  王强的儿子王二柱明明昨天就被放走了,自己亲眼看着他从大堂上走出去的,怎么可能被处决了呢?

  王二柱吃喝嫖赌、无恶不作。那天,他和一群狐朋狗友在县城“满园春”酒楼的二楼喝酒,见一位上菜的丫头颇有几分姿色,便上前调戏,这位名叫春红的丫头左右躲闪,直被逼到二楼的围栏边,王二柱仍然纠缠不放,猛地往春红身上一扑,没想到围栏年久木朽,只听“咔嚓”一声,春红从二楼直挺挺地摔了下去,当场七窍流血,一命呜呼。

  王强听到儿子闹出了人命案,他先是惊了一身冷汗,后又听说死者只是一个上菜的丫头,其父是个瞎老头子,心就放在了肚子里。其实王二柱身上已经背了多条人命,都被他父亲王强用银子摆平了。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王强先让黑水知县向青州知府赵义打通了关系,然后派管家连夜给青州知府送去20万两白银。赵义是贪财之辈,20万两白银全部收下,又告诉管家3天后再拿20万两白银才可保王二柱出去。

  王强只得又筹集了20万两白银送给赵义。

  这天,青州知府吃过午饭便开始升堂,命狱卒把王二柱押到大堂。王二柱被押来之后,知府赵义假作威严,大声喝道:“罪犯可是王二柱?”王二柱应声回答:“是。”接着赵义装模作样地开始讯问案情,王二柱大喊“冤枉”,并一口咬定春红自己不慎坠楼,与自己毫无关系。结果自然可想而知,赵义宣布:“你家愿出白银保你出去,出狱后你要安分守己,如再招惹是非,一定严惩不贷。”于是命狱卒除去王二柱的刑具,放他出了大堂。

  管家早已在大牢门口等候,可是一直等到午后申时,大牢门口进进出出几十个人了,也不见王二柱出来,于是赶忙让线人进里面去打探。线人回来说人早已被放出来了,还说大牢共有南北二门,或许王二柱是从另一个门出去的。管家一听,忙奔往另一个大门,但还是不见王二柱。一名随从对管家说:“咱家公子在牢中几天没沾酒肉,没准这会儿一个人去酒楼了吧?”听随从这样一说,管家觉得有道理,于是急忙到城里的酒楼寻找,可是找到深夜也没找到王二柱,管家只好连夜回去向王强讲述实情。王强又派更多的家丁赶往青州城寻找,结果还是一无所获,王家上下顿时慌了手脚,更焦急地四处寻找王二柱。

  第二天一大早,有家丁慌慌张张地跑来告诉王强:“咱家公子找到了!”王强一听大喜,忙问道:“在哪儿找到的?”家丁却带着哭腔回答:“在青州城南的法场,已经被斩首示众了!”王强当场晕死过去。

  原来,管家带领家丁在青州城寻找王二柱,正赶上青州城南处决一批囚犯,家丁忍不住凑过去看热闹,那些囚犯被处决后悬尸示众,一名家丁一眼认出其中一个就是王二柱。

  青州出了这两桩怪事,老百姓围住青州府数日不去,事情很快传到了省府,省府派一位名叫陈正的官员来青州督察此案。陈正一到青州就和青州知府赵义一同研究案情,经过半个多月的明察暗访,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王二柱作恶多端,百姓十分痛恨,而高飞为人仗义,深受百姓爱戴,于是黑水县百姓买通了大牢狱卒,在王二柱被放出来后,遭到高飞同伙的劫持,然后又把他送进大牢,再把高飞救出了大牢,结果高飞顺利逃脱,而王二柱成了替罪羊。

  这是最合理的一种解释,于是陈正让赵义对狱卒挨个排查,结果查明就在处决高飞的当天,有两名狱卒告假回家,之后再也没回来。

  赵义立即派人在全城搜寻这两名狱卒,不到3日,这两名狱卒就被缉拿归案。赵义立即过堂审问。可是无论怎样拷问,这两名狱卒都说因为那天轮到他们当值,犯人高飞也正是他们从大牢押出去的,如今出了事,怕受牵连,才告假回家。

  事情刚刚有了点头绪,一下子又断了线索。

  一晃又是半个月过去了,陈正愁得吃不好睡不香。这天,他带着随从,来到大街上闲逛散心,突然一个叫花子拦住他,并塞给他一封信。陈正很是纳闷,然而让陈正更吃惊的是,这封信虽与那两桩怪事关系不大,但却牵连出一个更大的秘密。

  原来这封信正是王二柱被关进大牢时,管家派人送进去的那封。陈正当即明白了:难怪青州百姓怨声载道,原来官商勾结竟到了这等地步。

  陈正立即升堂,传青州知府赵义、黑水知县和黑水首富王强。起初他们几人大喊冤枉,直到陈正把那封信摆在他们面前,他们才傻了眼,只好低头认罪。

  虽然查处了赵义等人,但是几千名黑水灾民围着青州府讨要高飞,陈正还是一筹莫展。这天陈正忽然又想起了那个叫花子,于是又上了街,希望能再遇到他,从他那里得到一点线索,可是一连几天也没碰到他。

  就在陈正无计可施的时候,一天早晨,突然有人来衙门外击鼓,陈正赶紧升堂,只见堂下站着一人,那人自称高飞,身后是黑压压的黑水县灾民。陈正半信半疑地说:“如果你是高飞,就把你怎样死里逃生的经过说清楚。”堂下灾民也一齐说:“高飞义士,快把事情讲出来吧!”只听那人说:“如果今天我不把实情讲出来,恐怕天底下没有人知道其中的秘密了!”听他这样一说,堂上堂下顿时安静了下来。

  原来高飞被投入大牢,10日后将被处决,就在被问斩的前几天,高飞的牢房里又投进了一个囚犯,看那身打扮,绝不是平民百姓。果然,一天上午,差役给这个囚犯送来了好酒好肉,这个囚犯一高兴还邀请高飞一同喝酒,而高飞一想明日就被处决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吧,于是就和那人喝了起来。

  喝酒喝到尽兴时,那名囚犯告诉高飞:“我是黑水首富王强的儿子,犯了人命案坐了牢,不过不用愁,俺爹花了40万两银子,这几天就要保我出去。家里还给我带来两封信,一封是写给我的,一封是写给知府赵义的感谢信,你马上就要被处决了,我也不用瞒着你。”说完就给高飞看了信,随后两人又喝起酒来。到了中午时分,王二柱烂醉如泥,躺在牢房里睡着了。

  这时,有两名狱卒在门外大喊:“哪个是王二柱?快出来!”高飞一看,这两名狱卒不是前几天押王二柱进大牢的那两个人,应该不认识王二柱,于是灵机一动,伸手把王二柱身上的那两封信拿了出来,放进自己的衣袋里,跟着狱卒出去了。结果,在大堂上,知府赵义轻描淡写地审问了几句后,就把高飞当成王二柱放走了。

  第二天早晨,王二柱酒还没有醒,就被另外两名狱卒稀里糊涂从牢里带出去,堵上嘴,戴上头罩,押到刑场处决了。

  百姓听完都欢声雷动,陈正也是一声叹息:难怪几千青州百姓为他讨公道,现在看来是情理之中的事啊!于是陈正当堂判定,王二柱死有余辜,高飞所为,既往不咎。同时下令开仓放粮,赈济灾民。

  选自《龙门阵》2013.6

(文章编辑:奇案兔)若好看,记得分享更多人哦~

© Copyright © 2019-2020 qianto100.com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