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兔 灵异|鬼故事|神秘事件

惊吓过度

民间奇谈奇案兔2020-09-16 20:18 A+A-

这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过去是柴小堡的家,在十四楼。

柴小堡从窗子望出去,是浩瀚的夜空,下面是高高低低的楼顶。

母亲把他送来之后,锁了门,下楼走了。那厚厚的防盗门,估计大炮都轰不开。

柴小堡的心似乎踏实了些。

昨晚上,柴小堡杀了人。

那个人叫胡青,是市田径队的标枪运动员。

这套房子曾经是柴小堡和老婆的新房,他们在这里度过了一年半的幸福时光,然后,老婆就被胡青夺走了。

从此,柴小堡就回到父母家住了。

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昨晚上,柴小堡得知胡青一个人在家,就带着三角刮刀去了。

胡青刚刚打开门,柴小堡就扑上去,把三角刮刀扎进了他的肚子。那一刻,他愣愣地看着柴小堡眼皮越来越沉重,眼神越来越困倦,终于趔趄一下,摔倒在门口。

柴小堡转身就跑回了父母家。

他脸色苍白,全身颤抖,一夜没睡,时时刻刻怕警察破门而入。早晨,他终于对母亲说了这件事。

母亲差点当场昏倒。

天黑之后,母亲就偷偷把他锁进了这个房子。他嘱咐母亲:如果有人问我,你就说我离家出走了,下落不明。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柴小堡不敢开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

由于柴小堡长时间不在这里居住,电停了,水停了,气停了,家具也乱七八糟地堆放着,更像一个仓库,没有一丝人气。

母亲走的时候对柴小堡说,明天一早会给他送食物来。

柴小堡坐在黑暗中,想起母亲,想起老婆,忽然想哭。

月亮默默升起来。

这个陌生的房子里安静极了。

柴小堡轻轻走进卧室,合衣躺在床上,脑子里总是浮现胡青临死前的样子:他穿着一身纯黑运动服,裤脚和袖口是紧口的,有两圈白色条纹。他那双眼睛定定地盯着柴小堡,越来越暗淡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似乎听见防盗门轻轻响了一声。

是母亲不放心又返回来了?

柴小堡爬起来,走出卧室,朝门口看了看,没有人。

他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刚才是什么在响?

他觉得自己太疑神疑鬼了,警察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

他回到卧室,想继续睡觉。可是,他刚刚坐在床上,又站了起来,忽然感到不对头。

他蹑手蹑脚走出去,眯眼朝门口看了看,倒吸一口冷气门口躺着一个人,脸朝下趴在地上。

这个房子里怎么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个人?

柴小堡颤颤地喊了一声:谁!

趴在地上的人没有一点反应。柴小堡的脑袋轰隆一声就炸了那直撅撅的姿势,分明是一具死尸啊。

他借着月光紧紧盯着这具死尸,渐渐看清,他穿的是一身纯黑运动服,裤腿和袖口是紧口的,有两圈白色条纹

他是死在门口的胡青!

柴小堡好像一下被人抽掉了骨头。

他惊惶地四下看了看。十四楼,他不可能跳出去,他唯一的出路就是这扇防盗门。可是,死尸横躺在那儿,他绝没有胆量跨越他。

不过,他总不能跟一具恐怖的尸体在这个房子里度过漫漫长夜,他必须冲出去。

想到这里,柴小堡慢慢朝前迈步了。

他离那个死尸越来越近。

死尸的脑袋朝着门,姿势有点像个大字。现在,黑乎乎的死尸纹丝不动,但是,笨蛋也能想象出来,那种安静是一个阴谋。

柴小堡知道,他的腿刚刚跨过那个僵直的身子时,他一定会猛地抱住自己。

他走到死尸前,哆哆嗦嗦地抬起脚,迈过了他的胳膊。

死尸竟然没有动!

现在,他的另一条腿也成功地迈过了死尸的胳膊,站在了门前,快速地伸出手,要拉开防盗门的大锁。

可是,锁没有开,柴小堡蓦地意识到:外面反锁着!

他一步跳过死尸,踉踉跄跄退到卧室门口,死死盯着那具死尸。

完了。

(文章编辑:奇案兔)若好看,记得分享更多人哦~

© Copyright © 2019-2020 qianto100.com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