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兔 灵异|鬼故事|神秘事件

是亲非亲

鬼话连篇奇案兔2020-09-16 20:38 A+A-

  欣悦打小就被妈妈寄养在奶娘肖佳家里,在欣悦3岁的时候欣悦得了小儿麻痹症,从此她再也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欢乐的蹦蹦跳跳了,也就是从那时起欣悦的妈妈姚兰再也没有到肖佳家里去看过她,欣悦的父亲在姚兰怀孕时就去世了。眼看着欣悦已经6岁多了,在村庄里看到其他还在成群结队的唱着歌去上学,欣悦的心里羡慕极了,她多想背上书包去上学呀!肖佳夫妇二人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俩人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挣的钱不多,日子过得还算红火,但是他们怕欣悦到了学校会被其他孩子看不起,会让欣悦感到伤心自卑。

  妈妈!欣悦一直这样子称呼肖佳:我好想上学呀!看那些小朋友们背的书包多好看呀!每当欣悦看到其他的孩子去上学,欣悦总是羡慕的不得了。

  欣悦!等你在长大一点,就能去上学了!肖佳安慰着欣悦。

  在长大一点?欣悦歪着小脑袋问:是以后我要长成小大人儿,就能去上学了吗?

  恩!欣悦的话刺痛了肖佳的心,但她还是勉强微笑着说:等悦悦7岁了,长成小大人儿了,就能上学了!

  欣悦听到肖佳的回答,高兴地拍着小手:呵呵,以后我要多吃饭,快点长大,然后就能背上书包上学了!

  肖佳夫妇经过再三考虑,决定送欣悦到镇里的小学去上学,但每天都要蹬着三轮车经过十多里山路接送欣悦去上学,欣悦每次都像一只小鸟一样一头扎进肖佳的怀里,在学校里遇到的不开心的事情,在肖佳夫妇的精心呵护下,欣悦每次都能被逗得开心大笑,她的学习也十分认真。

  天有不测风云,让人意料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天肖佳夫妇去接欣悦放学,半道上下起瓢泼大雨,肖佳的丈夫吃力的蹬着三轮车,肖佳在后面踏着泥泞,两手用力的推着,欣悦在三轮车上的塑料袋下,露出小脑袋瞪着眼睛,心疼的看着两个亲人,眼框里的眼泪直打转,她怕哭出来惹肖佳伤心,偷偷的抹了一下眼角。欣悦!快!快点进去,别让雨淋着,盖好塑料袋!肖佳一边推三轮,一边让欣悦把头盖好。

  妈妈!等我长大了能挣钱了,一定给你们买个汽车,那样我们就不会淋雨了!欣悦眨着眼睛说道。

  就在这时,三轮车正巧走到下坡路,肖佳在后面有力抓紧三轮车的后挡板,由于下着雨,挡板太滑,肖佳没能抓紧,脱手了。三轮车飞一般的冲下去,肖佳的丈夫急忙按紧刹车,可是三轮车还是在光滑的山坡上迅速的往下滑去,三轮车已经失控了,肖佳的丈夫此时完全可以跳下来,但是车上的欣悦就会摔下山崖粉身碎骨,肖佳的丈夫不管怎么掰车把,三轮车还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哐当一声,欣悦和肖佳的丈夫连同三轮车一起摔下山崖。

  欣悦肖佳撕心裂肺的大叫着哭起来,她奔跑着冲下山坡,等她找到欣悦和她丈夫时,他们已经没有了呼吸。

  肖佳和村里的热心人一起把肖佳的丈夫和欣悦安葬了,肖佳还没有从失去亲人的悲伤中喘过气来,欣悦的妈妈姚兰出现了,姚兰在肖佳的家里大哭着苦命的孩子,肖佳和村里的人一起安慰着她,劝她节哀顺变,村里的人刚走,姚兰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一点也不伤心,反而像没事人似得,她对肖佳说:肖佳,我把欣悦寄养在你的家里,是让你照顾好她,没想到你却害死了她,再怎么说你也是有责任的!

  对不起!大姐是我没有照顾好欣悦!肖佳抹着眼泪一直跟姚兰道歉。

  道歉有什么用,道歉欣悦就能活了?姚兰刻薄的说。

  肖佳在一旁伤心的低泣着。

  姚兰瞪着肖佳:现在出了这种事,怎么说也不能就这样算了!欣悦可是我的亲生女儿,要不我就到法院告你,要不你就从这个家里滚出去,你这房子和地什么的,以后全是我姚兰的,你自己选一条路吧!姚兰露出了罪恶的真面目。

  不管肖佳怎么解释,怎么哀求姚兰,姚兰都无动于衷,铁了心的要霸占肖佳的家产。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最终姚兰还是把肖佳赶出去了,霸占了肖佳的家。

  肖佳无处可去,只得在村里临时搭建了一个草屋,屋里的用具都是村里人给的,肖佳经常会梦到欣悦和自己的丈夫,他们在一起快乐的过日子,每次醒来发觉是梦,肖佳真的想不要醒来,只要醒来总是偷偷的一个人抹着泪。

  姚兰自从把肖佳赶出去,就经常带着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厮混,刚开始还没什么事情,可是后来,只要是来找姚兰的男人,总会看到屋里有个小女孩蹲在屋子的地上玩,那些人每次问姚兰这是你女儿呀!姚兰总是一脸的莫名其妙,家里那有什么女孩,那些男人都被吓跑了,再也不敢到姚兰这里来。

  姚兰是个拜金主义的女人,为了自己能够逍遥快活,她总是把自己的一些照片挂的满屋子都是,就是为了用来勾引一些男人,说白了她做的都是一些皮肉生意,自从那些男人被吓跑了,姚兰已经没有了收入,只能坐吃山空了,再加上她每次收拾好房间,回来就会变得乱七八糟的,她知道欣悦回来找她了,慢慢的姚兰染上了喝酒的恶习,而且说话也经常不着调了。

  这天姚兰又喝酒了,她醉醺醺的回到家,气不打一处来:欣悦,你个小畜牲,我知道你找我来了,出来吧!

  哈哈!胆小鬼!她哼着歌,坐在梳妆镜前:我还是这么漂亮!那些臭男人都是胆小鬼!就在姚兰抬头的一刹那,她发现自己脸上有一道裂痕,她用化妆品不住的遮掩,但是那道裂痕却更加明显,突然,镜子里姚兰的身后出现一个女孩,她正是欣悦。姚兰猛地一回头,什么也没有,姚兰摸着胸口喘着气,难道是自己吓的自己?她再次看镜子,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镜子里伸出一双干枯的小手,那小手抓住姚兰的脸,往镜子里使劲的拉着,镜子里出现了欣悦的脸,正好对着姚兰的脸,欣悦不停地叫着:还我妈妈的家!还我妈妈的家!欣悦的脸顿时扭曲起来,她的脸上出现许多裂缝,裂缝里的蛆虫爬出来,钻进姚兰的眼睛、鼻子和嘴里,慢慢的向姚兰的耳朵爬去。

  啊!鬼呀!有鬼!姚兰甩动双手,大叫着跳了起来,向院子里跑去,但是屋子的门却怎么也打不开,哗啦一声镜子破了,欣悦从镜子里消失了,她与姚兰并肩站着:你好狠心呀!姚兰侧眼一看,欣悦就在自己旁边,她瞪大眼睛,恐惧的看着欣悦的鬼魂,欣悦微微一笑,伸出双手抓在姚兰的脸上,姚兰的脸一下子开了花,满脸都是抓痕和血,你的脸好漂亮呀!欣悦露出黑乎乎的牙齿。

  啊!欣悦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去逼肖佳,都是妈妈不好,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放了我!放过我吧!姚兰哭着哀求欣悦。

  我想要什么,你都给吗?欣悦问。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姚兰大声哭着。

  好!我现在告诉你,我想要你的心,看看你那颗乌黑冰凉的心!说着欣悦的手长出十多公分的指甲,她直接插进姚兰的心脏,那手在姚兰的身体里摸索着,慢慢的抽出来,血不停地从姚兰的身体里流了出来,沾满了欣悦那双干枯的小手,她的手提起姚兰的心脏,连拖带挂的牵出姚兰的肠子什么的,姚兰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心脏,眼泪流了出来,慢慢的与她脸上的血污融合在一起,这也许就是她这辈子为自己流的最真实的眼泪。

  肖佳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的丈夫和欣悦来请肖佳回家,这次梦醒了,听说姚兰死了,死状奇怪,姚兰瞪着大眼,像是被什么吓死的。肖佳又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只是家里再也没有她的丈夫和欣悦爽朗的笑声了。

(文章编辑:奇案兔)若好看,记得分享更多人哦~

© Copyright © 2019-2020 qianto100.com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