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兔 灵异|鬼故事|神秘事件

人面狗

鬼话连篇奇案兔2020-09-16 18:53 A+A-

  有段时间网上盛传美国怪异的“人面狗”新闻,同事小莉看到后对一旁正在写邮件的我抱怨:“你看,国外就是好,这里要是有长的这么丑的狗,早就被路人打死了,多可怜啊你说是不。”

  我:“……可能吧……”

  我并不是装作不在意,当同事们都去吃饭后,我一个人又偷偷大致浏览了一下这个新闻。当看到“人面狗”这个词,我突然背脊发凉。

  下了班之后,我依旧忐忑不安,回到家里洗了冷水澡就倒进床里。但是夜不能寐,惨淡的月色勾起不好的回忆,让我无法自拔地回忆起16年前的经历。

  那年我还是大二的学生,由于对大学课程的厌烦和自身怀有的那点憧憬,四月份我旷课一个人前往四川。那时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去陌生的地方,很单纯什么都不懂,结果下了火车就被一帮人忽悠着带上了一辆黑色面包车。

  但在一路上我发现气氛不对,那几个人不仅说着我听不懂的方言还对我指手画脚。所以我让下车,结果那帮人二话不说停下车,然后一起扑了上来把我使劲按倒,搜走了我所有的钱之后把我扔在路上。

  我估计躺了有10分钟才慢慢恢复过来,撑起身一看,当时人就懵了。这什么地方?脖子转了一圈除了一条烂泥路,什么水泥建筑都没有,都是些山林而且天色也暗淡下来了。难不成我就死在那里了?

  模模糊糊还记得的是前方远处有条狗朝我走过来,然后我是怎么被带到别处我就不记得了。

  被带到一个叫“甲西庄”的地方,是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不过有的墙上还贴着大跃进时期的海报,尽管纸破烂发黄但大致还能看个轮廓,说明这地方以前与外界有过联系。

  那时,我还以为自己是到了桃花源一般的地方,现在想来应该是人世间最惨烈地狱……

  村长姓甲,名字我念不出也早忘了。他应该是我在这里见到的第一个人,第二个是他女儿,而第三个是一个老女人(老的不成样子连话都不会讲了的人)。此外的村民我都没见到。

  这里的语言很独特,发音只用韵母。相比现今人类文明的语言更像是动物之间的交流方式,听起来历史相当悠久。经管如此我还是不自量力用普通话试了一下,结果村长摆摆手然后用刺猬的针在树叶上划了几道,最后成“犬”字。

  这时,我想起可能是村长家的狗发现了我,之后我才被带到了这里。可奇怪的是之后几天里,我一直没有看到它。

  我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先住了几天,打算体验一下山里人的生活。村长他们见我没有提出离开的请求反而显得很高兴,还每天招待我村里的特色菜,显得乐此不疲。

  后来有一天他女儿莫名其妙带我去村里的宗庙上香,目的是祭拜他们自古以来信仰的神。那是一尊很诡异的石像:人面狗身像。她的女儿表现很庄重还催促我做和她一样的姿势。

  那天夜里我就感觉到事情有蹊跷。我想着前几天的所见所闻,感觉有很多地方不对劲,而且是我怎么也想不妥了。

  首先,这个村庄里其他村民白天基本不出来干活都紧闭家门,到了晚上窗户里有烛灯照明,而且奇怪的是屋子的窗子都开得很低有的只到了我胸部的高度,这些房子彼此相聚不远但相互间没有道路相连,怎么说都应该有人走过的痕迹才对啊,还有救我的那条狗去了哪里,那天我祭拜的石像怎么来的,还有那个老女人她是谁?

  想着想着,突然心起一念,头皮一阵发麻。然后就在那天晚上我貌死走夜路逃离了那个村。

  现在想来,我当时如果不逃,恐怕天一亮我就永远走不了了。

  我是历史专业的,对此还算是有点耳闻。传说中国古代有一个甲姓的少数民族,他们很早的时候崇尚近亲结婚,结果生的下代人很多有个特点就是膝关节反折,和正常人的区别就是那些人不能直立行走而是像动物(狗)一样的姿势,这种病症国外也有,据说法国一位贵族的女儿就得过这种病,结果就是那个少女被作为异端烧死了。甲族人因此信奉人面狗身,认为那是恶鬼转世,不能杀只能祭拜祈求原谅。恐怕他们是想我和村长女儿结连李来终结这场悠久的噩梦。

  但这些只不过是我个人推测,谁也不知道真相如何,可我隐隐约约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算了先作罢,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

  “犬子,犬子,你逃不掉的。”一只狗趴在我身上把我压着,我使劲挣脱,没想到狗的鼻子断了露出了一张人脸……

(文章编辑:奇案兔)若好看,记得分享更多人哦~

© Copyright © 2019-2020 qianto100.com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