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兔 灵异|鬼故事|神秘事件

人熊

鬼话连篇奇案兔2020-09-16 18:14 A+A-

  我家坐落在四川西北部的一个小镇里,那里四面环山,人杰地灵,民风淳朴,是一个落后但又宁静的地方。我的外婆就一直生或在那里。外婆是个农民,每天都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而我,由于父母工作繁忙,自然就和很多留守儿童一样被放在外婆身边带着,虽然没有享受父母的呵护和城市的繁华,但却多了很多自由,每天像匹脱缰的小野马,游戏于山林间,畅游于溪涧里,每天都过得开心、满足。而一到晚上我和所有的小孩子一样喜欢听大人讲故事。外婆不识字,自然没办法给我读故事书,于是外婆总是给我讲一些她小时候的故事或者曾经发生在我们住的村庄里的故事。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关于人熊的鬼故事,

  外婆说人熊是心中怀有怨气的人死后变的,那个时候的人们认为人死了应该土葬而不是现在的火葬,如果被火葬了,那个人就会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而人熊则是因为在尸体入殓的时候没有将ta的脸部遮盖好,导致尸体见到了阳光。尸身就会发生变化。等到尸体被埋到土里,在尸体头七的时候,由于死去的那个人的灵魂会回来,如果ta生前有极大的怨气那么ta就会变成人熊,身上会长满红色的长毛,身体也会发生变化,视力会在晚上变好,耳朵会变长听力越加灵敏,牙齿会变成和雄一样锋利,手掌和脚掌都会长出长而尖锐的指甲,掌心更加厚实有力,两腿站立,奔跑的速度极快。整体上看会有人形状,可是外表就会和熊长得相像,这就是可怕的人熊。外婆说,曾经村子里就出现过一个真正的人熊。

  那时的外婆还年轻,村子里有对新婚夫妻,丈夫叫李生,妻子叫王怜,由于刚刚结婚,小日子过得有些拮据但也是幸福快乐的,唯一不好的就是那家的婆婆太挑剔,据说那家媳妇不是她自己挑的,是逝世的公公曾经给他们定的娃娃亲,本来也是父母之命,但是那家公公本来是要去给山上的村长帮帮忙的,可谁知道前些日子下了大雨,他在搬木桩的时候不幸失足滑到山沟里了,等找到的时候已经断气了,家里的支撑就这么倒下了,日子就过的更清贫了。于是还是孩子的李生就要出去务工,恰巧当时有家土财主招工就去应了聘,可谁知道那家土财主的女儿喜欢上了李生,那土财主也没办法,就一个女儿自然是宠的,于是就去李生家下聘,但李生必须入赘他们家。李生他娘自是欢喜的,一个女人还年轻的时候就死了丈夫,又不好改嫁,拉扯着儿子长大,就盼望着儿子长大后享享福。可是李生与王怜从小青梅竹马,死活要娶王怜,夫妻是做成了,但是婆婆对这个媳妇可是挑剔的不得了。而那财主家更是不放过他们,听说那家女儿在李生结婚的时候割腕了,幸好发现及时没死,那财主自然不会放过他们。

  财主听说李生的母亲不喜欢那个媳妇,于是派人将李生的母亲接过来,两个人都是同样的心思自然走到一起。那天李生的母亲告诉李生去县城里带点东西回来,媳妇王怜留在家,这天王怜发现婆婆对自己很好,洗衣做饭全包了,她以为是婆婆终于承认她了,很欢喜的接受了,可她不知道这些都是她婆婆与那土财主设计好的。其实那饭菜里加了迷药,王怜吃了之后就昏过去了,土财主家有个长工,最近赌博输了钱,那财主让他将王怜的衣服脱掉,伪装成与她上过床的样子,事成之后不仅帮他还赌债还可以另给他一笔。

  当李生回来的时候看到另他愤怒绝望的情形,一时愣在了那里,而他娘就假装震惊,立刻演起戏来,大哭大叫,上前几耳光把王怜扇醒,等王怜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家有很多人,看见身旁的陌生男人他知道这都是婆婆设计的,她想解释可李生却给了她一个耳光,原来自以为是的爱居然这么容易就碎了,村里其他人要求要将王怜浸猪笼,不能破坏这里的清净,村长决定明天正午就执行,而周围的人一片欢呼,王怜看着自己的丈夫居然也同意连问都不问,当即哈哈狂笑起来,留着眼泪大笑,大家都以为她疯了,把她锁在柴屋里,等第二天大家去带她出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吊死在房梁上了,眼睛往外翻着,泛白的眼睛死死地瞪着外面所有的人。村里的人都被这幕惊呆了,村长叫几个胆大的把她埋了。李生在看见自己妻子的死状默默地流泪了。最高兴的是他母亲要他娶财主的女儿,他答应了,反正对她来说娶谁不重要了。

  婚礼办得风风光光,那婆婆自是和儿子一起入赘到人家家里了。可是事情似乎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好。那家女儿娇生惯养看不惯李生老是一张死人脸,还有她那位婆婆总是坐吃等喝,几乎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而这时村里也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每天早上在一些村民的田里会发现一些野兽的脚印,还有一些村民家养的家禽也莫名不见了。村长决定晚上派几个人盯着,可是这些人都不见了。大家现在被这事儿弄得人心惶惶。

  今天李生的媳妇又和他吵架了,婆婆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说了几句,可这下倒好火更大了,那媳妇连着婆婆大骂起来,说她总是好吃懒做,不要忘记现在是我们家在养你们云云。那婆婆也受不了,觉得被自己媳妇指着鼻子骂当着儿子和下人的面以后不好做人,当即就表示回村子住。李生也很厌烦地看着他们根本不想管。当晚那婆婆就自己一个人回村子了。也许是很久没回家,她觉得村子静极了了,现在是夏天,这个时候要是平常有很多人都在自家门前或院里乘凉,要不就是那么两三家坐在一起讲讲白话,心下也有点感觉不对劲儿,怀着忐忑的心快步往家走。当经过一片水田的时候似乎听见有什么声音,她立刻警觉起来,放慢脚步像发出声音大的地方移动,当她看清的时候已经去了半条命了,借着微弱的月光她看见一个人不,应该是长得很像人但又浑身长满红色长毛的动物正在用锋利的爪子撕开动物的躯体掏出内脏,用尖锐的牙齿咀嚼着残肉,腥臭的味道弥漫在四周,当下就吐了起来,她的动静惊动了正在进食的野兽。

  立刻大喊救命,往前跑去,那野兽的动作很灵敏,她才刚喊出一声救命,那野兽已经越到她前面, 怎么是你?她看清了野兽的脸,啊啊啊啊,一声声的惨叫惊醒了在村子里的人,村长和一些大胆的人出来看到一头野兽正抱着李生他娘的头颅张开大嘴正在啃噬,李生他娘的半个头都在它嘴里,云层散开,白惨的月光印在野兽的脸上,是你大家被这一幕惊呆了。冤孽啊,你是回来报仇的吗?

  没错,那个野兽就是王怜。第二天李生听说了自己的娘死了,是我的错啊,是我的错,我不该不相信她的。当天李生不顾他媳妇的阻拦回了村庄,村长告诉她那是王怜,估计是回来复仇了,那几个村民当时直接将尸体抛到山下没有掩埋,尸体见了阳光变成了人熊。李生知道一切都是他的错,他不想小怜连死都死得这么不安宁,他问村长有什么解决办法没有。村长说要用火烧,只能用火这个办法。李生点点头,去了县城,回了土财主的家,写下了一封休书,离开了。又去了县消防队把村长与村民们写得联名书交给他们看,证明确有此事。

  当天下午,村长通知所有村民将自己院里养的活物全都安置好不要放出来,除了村长和李生,其他人都好好呆在自家里,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出来。当晚李生一个人在村里游荡,他知道晚上她会出来觅食,也许这是最后见她的机会了。他慢慢走在村边小路上,动作悠然,与这周围的诡异成鲜明对比。大概九点左右,他听见身后有响动,他转过去看见曾经美丽的妻子变成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心口就像被撕裂般的疼。对不起 似乎所有的思念就只能由这三个字表达。但是已经成为野兽的王怜已经感觉不到了。他站在那里等着妻子靠近他,当人熊走进时一张大网从树上罩下来盖住野兽,可没想到李生也冲进网里一把抱住自己的妻子,对着出来的消防队员与村长大喊快点火。消防队员自然不能那么做,人熊在网里挣扎,李生被尖爪带过的锋利抓伤,身上流出血液,眼看人熊就要把网挣开了,求你们了,放火吧,曾经我没能保护好她,这次我不想再放开她了。村长接过火把将他们两人烧了。那晚大火烧了很久伴随着王怜的叫声,凄婉哀绝。

  后来,村里给他们树了碑,将留下的骨灰合葬了。外婆说那晚她一整夜都没睡觉,那声音就如魔魅一样,经久不散。

(文章编辑:奇案兔)若好看,记得分享更多人哦~

© Copyright © 2019-2020 qianto100.com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