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兔 灵异|鬼故事|神秘事件

断梳惊魂

鬼话连篇奇案兔2020-06-27 12:51 A+A-

  李伟毅在妻子去世之后,曾经有过一段时间很失落,不过在朋友们的劝慰下,他慢慢的恢复了。

  李伟毅在妻子死后一年多,爱上了一名幼师陈丽秋,可是就在李伟毅带着陈丽秋回到家里一度春宵的当天午夜,正在沉睡中的李伟毅觉得自己四周的空气突然冰冷了起来,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身边正坐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正在拿着一把断梳梳头。

  李伟毅微笑着抱着了她,李伟毅觉得自己抱住的不是一个柔软而温暖的女人,而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李伟毅吓得放开了手,原本睡得迷迷糊糊的他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

  李伟毅打开了灯,他看到自己身边的就是陈丽秋,陈丽秋此时正背对着他,他正想问陈丽秋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在梳头,可是他却看到陈丽秋慢慢的转过头来。

  这哪里还是陈丽秋的脸啊,这分明就是李伟毅的妻子凌云的脸啊。

  李伟毅看到自己的妻子头上还别着一朵玫瑰花。

  这不由自主的让李伟毅想起,他妻子死时,李伟毅在她头上别了一朵玫瑰花,拿着一把梳子一分为二,发前一段随着他妻子的芳魂下葬,另一端则自己保留着。

  因为李伟毅是香港人,所以他才会在中年丧妻时为她妻子举行这样的祭奠风俗。

  却不曾想李伟毅把断梳放在他妻子的身上时,因为伤痛便把眼泪滴了一滴在他的妻子身上。

  凌云虽然死了,可是却始终无法放下对李伟毅的爱,因此李伟毅的眼泪成了牵引,凌云的爱魂便一直跟随在李伟毅的身边,最后李伟毅留下的那把断梳竟成了凌云的爱魂的居所。

  李伟毅看到死去的妻子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不由的吓得大叫了起来,他睁开眼,才发现天已经亮了,他发现自己竟然大汗淋漓的躺在床上,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他做的一个梦,李伟毅不安的喘息着,他伸手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汗水。

  他甚至没有去看一眼身边的人,而是直接起床去找自己留下的那把断梳。

  那原本只是一把普通的梳子,可是当李伟毅伸手去拿那把断梳的时候,却觉得冰冷刺骨,他一碰到断梳就把手给缩了回去。他叹息着,瘫软在地上,不安开始在他心里蔓延开了。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立即站了起来,他一手拿着一本书,用书把梳子夹了起来,直接从窗户往下扔去。

  他竟听到那把断梳发出了一声惨叫声。

  李伟毅觉得自己全身都被冷汗给浸湿了,他从衣柜里拿出了衣服,打算去洗个澡。

  这时候,他才想起床上还躺着陈丽秋,他害怕的看向床上,被子盖过了陈丽秋的头,他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拉起盖过陈丽秋头上的被子。

  啊......李伟毅的惨叫声响彻了整栋大楼。

  床上原本应该躺着美丽而温柔的陈丽秋,可是此时躺着的却是一个满头白发满脸皱纹身体弯成一条弓一样的老女人,任谁也会给吓一大跳。

  李伟毅疑惑的问道:你,你怎么会躺在我的床上?

  喂,喂......李伟毅看到床上的人一动不动,一边不停的喂着,一边害怕的把不停的颤抖着的手伸到了床上躺着的那个陌生女人的鼻尖上,试探了下女人的鼻息。

  啊李伟毅害怕的大叫了起来,他撞撞跌跌的跑出了房间。

  李伟毅在街上不安的溜达着,他怎么也想不起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梦。

  他怎么也想不到陈丽秋是什么时候离开自己的家里,那个满脸皱纹、满头头发斑白的老妇人是什么时候死的,又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床上的。

  李伟毅不安的给陈丽秋打去电话,可是电话一直没有人接,李伟毅开始心急了,他不安的在街上走着。

  天不知不觉的黑了下来,可是李伟毅一点也感觉不到。

  直到他撞在了一个性工作者的身上。

  对方是个满脸浓妆的女人,女人半倚在李伟毅的身上,轻拍着李伟毅,满脸怪嗔的说道:哥哥,我叫红红,你叫什么啊?你这是要去哪里啊?要不要在我这里留宿一夜啊。

  原本李伟毅对这些女人是极其反感的,可是一想到昨天的事情,李伟毅就开始不安了。他觉得想要弄清楚昨天昨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鬼?难道昨天的梦是真的?难道床上躺着的老人就是陈丽秋?难道陈丽秋是被凌云杀死的?李伟毅在心里不安的想着,各种问题把他包围住了。

  他觉得自己只要跟着眼前这个浓妆艳抹的性工作者一起去的话,心里的问题就会有答案的。一想到这里李伟毅的脚步就坚定的跟着这个叫红红的性工作者往她那黝黑而阴暗的住所走去。

  当天晚上,李伟毅和强忍着恶心和红红完成了性关系之后,就睁着大大的眼睛躺在红红的身边,原本红红不愿意让李伟毅留在他哪里,可是当李伟毅把身上的现金都掏给了红红之后,她就答应了。

  李伟毅一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可是红红的房间是那么的阴暗,就连灯光也是那么的昏暗。

  不一会儿,就从李伟毅身边传来了红红的鼾声。

  就在李伟毅觉得失落的时候,他竟然看到被他扔掉的那把断梳从窗外快速的飞了进来,李伟毅眼睁睁的看着断梳落在了红红的手里,红红痴呆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拿着那把断梳不停的梳着头。

  李伟毅看到红红梳了一下,头发就白了一束,脸上就多了一条皱纹。身体就干瘪了一分,背也驼了一寸。

  汗水一滴滴的从李伟毅的额头上流了下来,虽然他曾想过躺在自己家里的那个老太太的尸体就是陈丽秋的尸体,可是如今亲眼看到红红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一把断梳下慢慢的变老,慢慢的死去。

  李伟毅就有了从未有过的害怕,他想要逃跑,可是他的全身却因为害怕不安的颤抖着,他根本就无法迈的出步伐,他看到红红转过了头来。

  红红一笑起来,满脸的皱纹就皱成了一团,李伟毅害怕的后退着,就连从床上摔倒了地上也不觉得疼痛。红红微笑着倒了下去,她手中的断梳快速的飞向了李伟毅。

  李伟毅非常的恐惧,可是他的手却不受控制的拿起了断梳,开始梳头,没一会儿,房间里就多出了一具满脸皱巴巴、满头白发,全身缩成一团的男尸。

(文章编辑:奇案兔)若好看,记得分享更多人哦~

© Copyright © 2019-2020 qianto100.com 版权所有   Sitemap